甘肃省酒泉市东北地区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交界,这里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势平坦,春秋季短,多日照,少云雨,一年有300天可以进行航天发射实验,这种适宜性就像在海南种大米一样。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正是位于这片沙漠无人区。从去年1月13日长征2号丁运载火箭将陆地勘察3号卫星送入太空,到12月29日云海二号发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全年无休地进行了18次航天发射和试验任务,成功将64颗卫星送入太空,创造了国内单个发射场年发射次数最多的纪录。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另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名字是东风航天城,20世纪60年代,发射基地与北京三个总部的有线电话长途通信秘密代号为“东风”,因此基地一直沿用了“东风基地”的名称。

见闻录 | 酒泉发射塔下的“航天经济”

两座百米发射塔。来源:时代财经

发射塔是基地对外开放参观游览的重要设施之一。在一望无际的平坦荒漠上,高耸着两座100米高的钢铁巨物。从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到首次载人航天飞船神州五号,再到首个空间站天宫一号和民营火箭发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将在未来的航天经济中扮演更丰富的角色。

一条航天路,两地归属争

2008年8月19日,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至东风航天城南的航天路正式通车。自此之后酒泉不再是唯一通往卫星发射中心的旅游线路。而这条投资2.4亿元、长达155公里的航天路也被寄予了厚望。

由于地处甘蒙两地交界,关于发射中心的归属,内蒙古和甘肃方面一度产生了一些争议。

见闻录 | 酒泉发射塔下的“航天经济”

卫星发射中心地处荒漠无人地带。来源:时代财经

2003年9月9日,国航开通北京到敦煌的直飞航班,搭建了一条游客能方便进入西北的旅游通道。同年10月15日,中国第一艘载人飞船“神五”发射成功,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了旅游热点。酒泉数十家旅行社陆续和国内外多家旅游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加强对于“酒泉航天”的宣传。

2005年,酒泉市政府正式提出做大“敦煌飞天”、“酒泉航天”两大旅游品牌。其在2006年3月出版的《中国飞天之都——酒泉》中提到,“酒泉是现代神舟飞船的摇篮。1000多年前,酒泉的先民在敦煌莫高窟绘制了美丽的飞天;1000多年后,神舟五号飞船在酒泉升空,把中国第一位航天员送上了太空,实现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想。”

但内蒙古方面认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实际上位于阿拉善盟境内,神舟五号载人飞船的升空和降落地点都位于内蒙古境内。据此前媒体报道,内蒙古有关方面曾向《辞海》出版方上海辞书出版社进行交涉,要求更正。他们认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标准名称应是1992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题写的“东风航天城”。

见闻录 | 酒泉发射塔下的“航天经济”

东风航天城入口。来源:时代财经

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委宣传部编撰出版的《“神舟”号升起的地方——阿拉善》一书中提到,以酒泉命名,一是因为当时各国导弹卫星发射场起名时均避开真实地址;二是因为发射场地处茫茫戈壁,难以选择有知名度的地名,而酒泉是与发射中心距离最近的地级市,且在历史上是有名的城镇。另外,至上世纪70年代,额济纳旗从行政区划上归属甘肃,到1979年才归属内蒙古阿拉善盟。

见闻录 | 酒泉发射塔下的“航天经济”

发射塔前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标志。来源: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发现,在阿拉善盟境内的旅游项目介绍和高速公路路标上,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均以“东风航天城”的名称示人。一名在发射基地参观的年轻游客10月4日时向时代财经表示,来了这里才知道东风航天城就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对于大多数航天爱好者来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名字更加深入人心。

据悉,基地长期以来的物资供应由酒泉承担,除阿拉善盟负责税收外,酒泉负责了基地生活区、军用、客运铁路和高速公路的建设。基地的教育,医疗,公安亦为酒泉市管辖。

商业航天崛起下的“发射经济”

在航天城东北4公里处,坐落着肃穆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700多名英雄航天人。据介绍,这些烈士平均年龄只有27岁。但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一代又一代航天人扎根戈壁,奉献青春,甚至牺牲生命。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今,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位列世界十大航天发射地之中,也使中国在有火箭发射能力的七个国家中名列前茅。而随着卫星产业的崛起,位于产业链上游的发射经济也水涨船高。发射中心也不再仅限于军工领域,而是逐步走向商业市场。

时代财经根据SIA(美国卫星工业协会)数据测算,2018年全球卫星产业总收入为2774亿美元,占全球航天经济规模的77%;2018年发射卫星总量超过300颗,在轨业务运行的卫星数量达到2100颗,增长了20%以上。

根据对将近50家商业航天企业的跟踪和统计,2018年中国一共有19家企业获得了23亿元以上的投资。其中,卫星发射服务领域9家企业的融资总额超过17亿元,同比增长约10%。

随着微小卫星组网需求的出现,商业航天发射市场的规模也在增加。目前全球公布的星座组网计划中需要发射的小卫星数量超过18000颗,当前这些星座网络多在筹备期,入轨高峰期则会在2020年后。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对外开放参观的航天发射基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也得到了商业市场的偏爱。

1987年8月,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为法国马特拉公司提供了发射搭载服务,标志着中国的航天技术从此开始进入世界商业市场;而21世纪民营商业航天时代到来之际,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率先成为承接民营火箭发射服务的发射场地。

中国发射过入轨火箭的三家民营火箭公司零壹空间、蓝箭航天和星际荣耀,均选择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进行。

“一开始亚轨道发射就是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星际荣耀副总裁姚博文在今年7月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指出,与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官兵的合作为其所称道。据介绍,项目工作人员与基地官兵磨合得非常好,为他们紧张的筹备工作提供了完备的后勤保障。

一名民营火箭生产技术人员10月12日告诉时代财经,目前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两个发射塔不一定能适应民营小型液体火箭的发射需求,他们可能会考虑自行搭建发射塔。简易发射塔的搭建成本并不高,造价在500万元以内,需要半年左右的筹备时间。发射基地的场地租赁费用在大几十万元左右。

见闻录 | 酒泉发射塔下的“航天经济”

中国商业航天公司统计。来源:甲子光年

商业力量推动的大航天时代,中国民营企业没有缺席。地处荒漠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也将迎来更多的客人。